刘宝柱表示,增加综合抵免法后,低税国的抵免余额可以调剂给高税国使用,高税国超过抵免限额的部分也可以得到抵免,使得企业的抵免更加充分,有效降低企业境外所得总体税收负担。同时,相对于单一分国不分项的抵免方法,企业计算境外所得抵免限额的复杂性和工作量大大降低,企业税法遵从度也会得到相应提高。与此同时,增加间接抵免层级也更加契合企业的实际情况,使得企业抵免更加充分,有利于更好地鼓励中国企业“走出去”。

对此,条例草案从制度上予以保障。如,要求公安、运输、邮政部门对电动三轮车行驶时速、装载质量等作出规定,不得禁止快递服务车辆依法通行;对于进小区难,要求企事业单位、住宅小区设置专门投递场所,鼓励经营企业设立智能快递柜等。